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> vns威尼斯人 > 会有多少无辜猫狗受此影响

会有多少无辜猫狗受此影响
2020-01-04 14:58

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,文末内容有增加。

今天写下这篇文章,我怀着极大的负罪感。

因为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会产生多大的影响,会有多少无辜猫狗受此影响。

但是,有些话我不得不说,因为网上的爱心捐助已然变味,现在彻底变成了一笔糊涂账,智商税。

求助之人,比你还有钱

作为一个自己养狗,也爱狗之人。

启人非常喜欢在微博上,看猫猫狗狗的可爱图文。

两年前,我在微博接触到了名为“X狗X猫义工团”和“微行动X”之类的猫狗救助组织。

看着他们每天在微博上奔走求助,不忍,便动了恻隐之心,开始第一笔捐款。

这些年也一直保持这样的捐款习惯。

启人一直以为,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,可以让这些动物过得更好一点。

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,让启人开始怀疑自己。

这天我正在微博划水,突然刷到一直关注的爱心狗舍,捡了一只羊的消息...

一个打着爱猫爱狗的组织,开始养羊。

这不相当于厨子不看菜谱看兵法吗?

行,你爱看兵法我也管不着,但得先把饭做好吧?

大街上还有那么多流浪猫狗,你的犬舍还要靠大家救济。

一个每天在社交媒体上拉救济的团体,怎么就突然养羊了?

下一步是不是应该养猪、养鸡、养鹅?众生平等啊。

当然,背后让我觉得更可怕的是:

你怎么有闲钱养羊?

启人我都没这个经济实力。

一只50KG的小羊,每天大概要吃:

仅在食物一项的花费,就比养狗大得多。

更不要说场地和人工精力上的支出。

然而再来看看他们的微博首页和淘宝筹款小店:

有钱养羊,没钱救狗?

在这家店的另一个捐款链接下,启人看到,志愿者描述了非常凄惨无助的场景:

阿姨为了救助基地中200个孩子,卖了房子,用光了积蓄。

可是...看下淘宝店铺详情,这家淘宝店已然成为一家11年老店。

阿姨卖了房子,散尽家财。

散了11年都没散完,你不觉得哪里奇怪吗?

这让启人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些动物保护团体。

今天写这篇文章时,启人重新翻了下我之前捐过款的一家店。

时隔一年半,这个“中毒后坚强存活下来的黄黄”还挂在上面。

都一年半了,黄黄还没治好?

仅这一个链接就有105个评价,按50一笔的客单价,也拿到5250元了。

哪怕黄黄最后死了,也得给大伙儿一个交代吧?

大家仔细看淘宝的月销详情,一年半前的链接,依旧能在19年7月保持23笔销量。

这笔钱,真的给黄黄用了吗?

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现在就可以尝试在淘宝搜索:“中毒后坚强存活下来的黄黄”关键字。

千万别说你们7个是一家的。

我们的爱心,到底算什么?

动保团体不简单

原来,这样的动物保护团体并不少见。

比如,成都小伙为养狗,贷款60万。

七旬老太为养狗,每年花费上百万。

很多人看到这些新闻时,都会下意识的认为养狗的这些人疯了。

不过据微博上,一位从事过动物保护的博友“sven_shi”介绍:

动物爱心捐款存在巨大的黑箱。

说白了,他们并不是爱狗,而是把这当做了一桩生意。

2009年,华西都市报就报道过一篇,律师要求动保之家公开财务状况的新闻。

自然,被动保组织拒绝了。

这些年,动保组织就这样,在监管空白区域,不断野蛮生长。

随着自媒体的发展,动保组织的主要宣传和资金来源,逐渐转移到了网上。

前段日子,淘宝网禁止虚拟捐款,那怎么办呢?

好说,把虚拟捐助链接,换成爱心明信片和手工茶呗。

但是,启人要说重点了哈。

动保组织的账,确实屡不清,可他们也确确实实养着一批可怜的动物。

启人今天写这篇文章,并不想断了这些动物的生活来源。

只是想对那些和启人一样的人说:

如果非要捐的话,是不是可以用狗粮、煤球等用品代替现金?

时间长了,账目公开了,风气自然就正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后续分